国别法案>阿根廷

阿根廷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评析

来源:岭南学刊时间:2014-06-20

  要:作为转基因作物种植大国,阿根廷在转基因生物技术研发和转基因产品国际贸易方面均走在世界前列,并形成了较为完整的法律监管体系。通过介绍阿根廷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的内容、程序以及实施情况,并对该体系进行分析,对我国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的完善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阿根廷;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转基因生物安全

生物技术产业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经济部门之一,为人类社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农业转基因生物技术作为生物技术重要的组成部分,在缓解全球资源短缺、粮食危机和环境污染问题等方面已经显示出巨大优势和潜力。然而,由于转基因生物技术的不确定性,世界各国大多基于自身的利益考量制定不同的战略和监管体系:或选择包容,或选择鼓励,或选择禁止。自1996年首次批准转基因大豆产业化种植以来,阿根廷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由1996年的3.7万公顷增长到2009年的2130万公顷,增长了近576倍,仅次于巴西(2140万公顷),成为世界上第三大转基因作物种植国,占全球转基因产品市场份额的16% [1]46。在法律层面,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阿根廷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我国作为高度重视转基因生物技术发展与生物安全管理的国家,在转基因生物安全法律体系的建立方面尚处起步阶段。同是发展中国家,研究阿根廷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对于我国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的完善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一、阿根廷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法律监管体系分析

(一)法律监管的依据

在阿根廷,目前并没有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监管的专门立法,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监管的法律体系主要包括法案、决议和条例三个层次,法律内容包括监管的主体、机构、管辖范围、内容和程序等,详见表1

表 1.转基因生物监管的法律依据[2]12

SAGPyA法案,决议或条例

内容

124/91号决议

656/92837/93289/97号决议

328/97号决议

18284法案

158596条例

4238条例

815/99条例

289/97号决议

511/98号决议及其附件

1265/99号决议

289/97号决议

 

131/98号决议

成立国家农业生物技术咨询委员会(CONABIA

确定CONABIA的管辖范围和程序

规定CONABIA的成员资格

阿根廷食品法典

成立全国农产品健康和质量行政部(SENASA)并确定其管辖权

肉类检验准则

食品控制系统

确定SENASA对转基因食品的管辖权限

建立食品安全准则(审查标准)

建立SENASA技术咨询委员会(TAC

规定国家农产品市场管理局(DNMA)的审查在转基因作物产业化前进行

规定生产性试验的授权条件

(二)法律监管的管理机构

1.农畜渔食秘书处(SAGPyA

农畜渔食秘书处(the Secretariat of AgricultureLivestockFisheriesand Food,以下简称SAGPyA)是阿根廷生物技术及其产品的主管部门,也是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最终决策机构,其下设国家农业生物技术咨询委员会(The National Advisory Commission on Agricultural Biotechnology,以下简称CONABIA)、全国农产品健康和质量行政部(The National Agrifood Health and Quality Service,以下简称SENASA)和国家种子研究所(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Seeds,以下简称INASE)三个机构。此外,外部机构——国家农产品市场管理局(National Directorate of Agrifood Markets,以下简称DNMA)和国家生物技术与健康咨询委员会(National Advisory Committee for Biotechnology and Health,以下简称CONBYSA)也参与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监管。

2.国家农业生物技术咨询委员会(CONABIA

CONABIA是一个多学科跨部门咨询机构,成立于1991年,主要负责转基因生物环境风险评估。根据SAGPyA656928379328997号决议,其主要职责包括转基因生物实验室试验、温室试验、田间试验以及环境释放的审查,并为SAGPyA的决策提供建议。虽然上述决议规定CONABIA仅能对涉及植物转基因生物和以兽用为目的的生物技术产品的活动提供咨询或进行评估,但许多进行其他经营或研究的公司和研究人员仍向其咨询。而该委员会一般也会进行非正式的讨论,并给申请人提供咨询意见和建议。SAGPyA328/97号决议规定了CONABIA的成员资格。CONABIA的成员来自不同的部门和行业,包括政府机构、私营企业、行业协会和学术团体等,他们在农学、分子生物学、生态学、植物病理学、生物化学等众多相关领域具备专业技能,具有非常广泛的代表性(详见表2)和极强的专业性。委员会成员的任免程序是非常严格的,为了防止利益因素干扰委员会的决策,确保决策的透明度和公平性,每一位成员的相关事项将被充分披露,并且,有商业利益关系的成员不得参与当次决议。同时,CONABIA制定了根据实际需要召开会议的灵活会议制度,通常情况下每两周进行一次,但在播种季节往往多一些,主要围绕种植转基因作物时发生的在本机构管辖范围内的各种问题和事项展开讨论。此外,CONABIA也与其他非政府组织如环境保护协会等召开联席会议,就转基因作物及其产品等相关问题进行讨论,听取社会中间层组织的质询、批评和建议,并及时给予答复。

2.参与CONABIA的机构[2]21

公共部门

私人部门

农业、畜牧业、渔业和食品秘书处农业局(SAGPyA

国家农业食品卫生和质量行政部(SENASA

国家农业技术研究所(INTA

国家种子研究所(INASE

国家科学技术研究理事会(CONICET

阿根廷生态学学会

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

阿根廷种子种植者协会(ASA

阿根廷兽药产品制造商商会(CAPROVE

阿根廷植物卫生和肥料产品制造商商会(CASAFE

阿根廷生物技术论坛(FAB

3.全国农产品健康和质量行政部(SENASA

SENASA负责食品安全和质量、动物健康产品和农药的监管。它的权力来源于阿根廷食品法典第18284条之授权,SAGPyA158596条例规定其管辖范围,4238条例赋予其肉类产品检测的职权,81599条例授予其管理食品控制体系的权力。SENASA对转基因食品进行监管的法律依据是SAGPyA28997和第51198号决议及其附件,前者确定了它对转基因食品的管辖权,后者建立了食品安全审查准则。作为CONABIA的组成机构,SENASA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拥有规则制定权。为了使SENASA的决策更具科学性,根据SAGPyA126599条例成立了转基因生物利用技术咨询委员会(简称TAC)。TACSENASA的一个外部、多学科咨询机构,它的成立增加了评估的专业性,同时也提高了食品安全审查的效率。如表3所示,TAC是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机构,它的成员既有公共部门的代表,如SENASA农业食品质量管理局SAGPyA粮食和农业分管局、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农学系和国家食品研究所等;也有私人部门的代表,如阿根廷种子种植者协会(ASA)、阿根廷农业联合会、食品工业协调会和阿根廷农村联合会等。此外,SENASA还负责动植物检疫法规的实施。转基因生物在进口前,申请人必须向CONABIA提交申请,CONABIA在审批进口申请时,SENASA须为进口单位的转基因生物材料提供一个安全的临时性存放场所,负责材料的临时保管。

表 3.技术咨询委员会(TAC)的成员组成[2]22

公共部门

私人部门

SENASA农业食品质量管理局

SAGPyA粮食和农业分管局

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农学系

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药剂和生物化学系

国家食品研究所

国家科学和技术研究理事会

国家药品研究所

国家食品理事会

阿根廷种子种植者协会(ASA

阿根廷农业联合会(小规模农民)

食品工业协调会

阿根廷农村联合会

农业内部合作联合会(中等规模农户)

阿根廷农村协会(大规模农民)

消费者行动联盟

阿根廷(食品)石油工业商会

4.国家种子研究所(INASE

INASE在转基因作物产业化后期发挥作用,主要负责种子的登记工作。根据品种的不同,转基因新品种的注册登记必须在不同的地点进行两至三年的田间对比试验,它们和杂交种等非转基因品种的登记程序是一样的,但是,基于登记的需要,转基因作物的田间试验必须在通过环境安全评估后按照CONABIA规定的条件进行,并且可能重复一次。对比试验完成后,TAC将对试验的结果进行审查,并作出一个该品种是否构成新品种的决定。最终,在该品种获得商业化授权后由INASE进行登记注册。

5.国家农产品市场管理局(DNMA

DNMA虽然不是SAGPyA的组成机构,但在转基因作物产业化中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主要负责评估转基因作物的产业化对阿根廷国际贸易可能产生的影响,下属市场管理局(Directorate of Markets)和国际事务管理局(Directora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两个部门,前者负责通过CONABIA环境生物安全审批和SENASA食品生物安全审批之后的市场来源审查,后者主要处理与转基因国际贸易相关的事务。

6.国家生物技术与健康咨询委员会(CONBYSA)

根据卫生部第41393号决议,阿根廷成立了国家生物技术与健康咨询委员会(CONBYSA)。委员会共有十二名成员,均为化学、生物学等方面的专家,他们是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的代表。十二名成员中有四名来自卫生部,四名来自行业组织——阿根廷生物技术论坛,另四名来自其他部门。卫生部的一个隶属机构——国家药品、食品和医疗技术管理局(National Administration of Drugs, Food and Medical Technologies,以下简称ANMAT),负责管理通过生物技术方法生产的药品和其他人体健康相关的产品,包括转基因产品,而CONBYSAANMAT提供支撑。

(三)法律监管程序

1. 环境释放的监管

实验研究是指在实验室控制系统内进行的基因操作和转基因生物研究工作。根据阿根廷转基因生物安全相关法律的规定,科研机构进行实验研究并不必然要得到CONABIA的许可,只须向CONABIA报告其研究的类型即可。因为,实验研究分为基础性研究和应用型研究两大类,然而,要区分这两种类型并非易事;同时,即使是应用型研究,其产业化运用的前景也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实验研究的批准并不意味着环境释放、生产性试验的批准,更不意味着产业化必然得到授权,因此,在实验研究前进行审查既繁琐也无必要。然而,大多数公司和公共研究机构在进行此类研究前仍习惯于向CONABIA提出申请,CONABIA也会进行审查,并提出一些具体的建议、规定进行实验应具备的条件和遵守的规则。科研单位在实施实验研究过程中必须遵守这些生物安全准则,否则CONABIA将进行干预。

SAGPyA656928379328997号决议规定了转基因植物释放生物安全准则。这些准则是在借鉴美国和英国相关规则和经验基础上结合阿根廷本国的现实国情制定的。CONABIA是这些环境释放规则的主要实施机构。所谓环境释放,是指在自然条件下采取相应安全措施所进行的中等规模的试验,它的主要形式是田间试验。在阿根廷,田间试验的批准程序是:首先,由拟试验单位向INASE提交田间试验申请书,INASE收到申请书后转交给CONABIA,由CONABIA进行初步审查,审核申请材料是否完整,如果信息或数据不完整,或发现存在错误,则要求申请者补充或更正。初次审查完成后,CONABIA将申请书及相关材料全部提交给全体委员会讨论,委员们可就其关注或担忧的问题提出意见或质询。当委员们有充分的了解后,他们再投票作出批准或否决的决议。虽然SAGPyA12491号决议规定申请的批准只需全体委员的简单多数同意即可通过,然而,该委员会制定了一个内部规则——所有决定都必须以全体委员协商一致的方式作出。当全体委员作出了批准进行田间试验的决议后,CONABIA将向申请者发出一封信函,告知其补充确保生物安全或完善释放信息的材料或其他应达到的条件。申请者收到信函后必须立即予以回复,并向CONABIA提供一份内容为保证遵守CONABIA制定的相关规则的书面同意声明。最后,CONABIA将全部申请档案附带一封推荐信提交给SAGPyA批准。这封信的主要内容是陈述CONABIA进行审查后得出的结论——该田间试验是否会造成环境风险。实际上,这封信左右着SAGPyA是否作出批准的决定。SAGPyA作出批准的决定后,田间试验的申请程序完成,通常情况下,整个申请过程平均花费30-60天时间。

在田间试验的实施阶段,INASESENASA的监察员会根据转基因作物的种类对每一个环境释放进行监测,然后向CONABIA汇报。CONABIA委员会的成员有时候也亲自参与实地监测。通常情况下,环境释放的监测频率为每年两至三次,至少一次。主要检查试验者是否遵守环境释放的规则或达到CONABIA规定的释放条件,如隔离措施是否合理,试验地是否进行了边界标记,防止转基因植物及其基因扩散的措施是否达标等。这种检查都是有计划性的,但监测的安排计划和具体的监测人员名单只向CONABIA汇报,其他单位和人员是无法知道的,并且,在具体实施检查时,监测人员不会对试验单位予以提前通知,而是直接检查。在监测过程中,检测员若发现试验单位严重违反生物安全控制规定,可以责令其立即停止违法试验行为,在紧急情况下还可以即刻销毁转基因生物材料,并及时向CONABIA汇报。当田间试验完成后,试验单位也须向CONABIA提交一份试验总结报告。至此,田间试验最终完成。

2. 生产性试验和产业化种植批准的监管

进行充分的田间试验后,试验单位便可向CONABIA申请实施生产性试验(Flexibilization),即在生产和应用前进行的较大规模的试验。生产性试验审批主要包括转基因作物的环境风险评估及食品安全评价两项内容。环境风险评估主要对转基因作物变成杂草的可能性、转基因作物与其他非转基因作物或转基因作物相互之间杂交的可能性、转基因植物的遗传物质向其他动植物和微生物发生转移的可能性、转基因植物的遗传稳定性、转基因植物对生态环境的有害作用和对人类健康的不良影响等五项内容进行评估。转基因食品安全的审查主要由SENASA完成,根据511∕98号决议,具体由SENASA内设的技术咨询委员会(TAC)负责,主要评估转基因食品的如下性状:转基因产品的天然毒性及其毒性的新形式,转基因产品营养成份的变化,转基因产品对环境、生物多样性的影响,转基因产品对人类和动物健康可能产生的影响等。通过以上两种形式的评估后,申请人即可进行相应的生产性试验。在试验过程中,申请人可以不必采取隔离措施或受其他限制性条件如种植规模的约束,只须向CONABIA汇报试验地点和规模、播种地点及收获期以及残留部分的处置方法等,但是,整个试验过程仍受CONABIA监督。

在进行食品安全审查的同时,国家农产品市场管理局(DNMA)将对转基因作物产业化进行市场分析,该分析主要考察评估转基因作物产业化对阿根廷国际贸易可能产生的影响。评价的主要内容包括:该作物(未进行基因改造之前)过去三年在阿根廷国际贸易中的地位;目前在各出口国中所占的市场份额;各国相关产品的出口与阿根廷的出口存在何种相关性;该转基因作物产业化后相关产品在阿根廷市场中所占份额可能发生的变化;转基因产品进口国的法律和管理规则及其国内消费者对转基因产品的接受程度和消费意愿等。DNMA进行评估后将向CONABIA提交一份关于对该转基因作物批准产业化生产可能产生的利弊分析报告。实际上,该报告决定了该转基因作物能否得到产业化的批准,也决定了哪家生物公司可以生产转基因种子。之后,阿根廷农业部根据CONABIASENASADNMA三个机构分别出具的审查报告作出转基因作物产业化能否得到批准的决定。若申请获得批准,农业部将向申请人颁发产业化生产许可证书。申请人获得产业化生产许可证后便可向INASE申请转基因作物新品种登记。至此,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程序最终完成。

总之,阿根廷对转基因作物的产业化规定了较为严格的审批条件和程序,一种转基因作物要想获得产业化的批准,至少必须满足四个条件:(1)通过CONABIA的环境风险评估,获得环境释放和生产性试验许可;(2)符合SENASA关于食品安全评估的规定,基因作物生产的产品被证明是安全的;(3)经DNMA的市场分析,得出该转基因作物的产业化将对阿根廷国际贸易产生利大于弊影响的预期;(4)获得SAGPYA的最终批准后,在INASE进行了新品种登记。

二、阿根廷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的实践

(一)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对象的实施

根据上述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法律、条例、决议和相关监管规则,阿根廷先后颁布了一系列许可转基因作物进行环境释放或产业化生产的决定,包括大豆、玉米和棉花三种作物。在1996年至2009年十年间,阿根廷共许可了如下转基因作物实施产业化:

表 4.1996-2009年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批准统计表[1]46

作物

品种

特性

批准时间

大豆

40-3-2

耐除草剂

1996

玉米

176

抗虫

1998

玉米

T25

耐除草剂

1998

棉花

MON531

抗虫

1998

玉米

MON810

抗虫

1998

棉花

MON1445

耐除草剂

2001

玉米

BT11

抗虫

2001

玉米

NK603

耐除草剂

2004

玉米

TC1507

抗虫、耐除草剂

2005

玉米

GA21

耐除草剂

2005

玉米

NK603 MON810

耐除草剂x抗虫

2007

玉米

NK603 TC1507

耐除草剂xx抗虫

2008

棉花

MON1445 MON531

耐除草剂x抗虫

2009

转基因作物的种植为阿根廷带来了丰厚的收益,以转基因大豆为例,从1996年到2005年十年间,转基因大豆的种植为阿根廷国民经济贡献了197亿美元,其中,农民获益153亿美元,占总收益的77.4%,转基因技术研发机构获得18亿美元,剩余26亿美元进入阿根廷国库[1]48

(二)从“未被授权的引入”案(Unauthorized Introduction[2]32看阿根廷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的实施

199910月,一名来自美国知名研究所的专家携带两份重量为25的转基因烟草种子来到阿根廷,其中一份种子表达出鼠抗体(a mouse antibody),另一份表达出植物复制特性(a plant-transcription factor)。这两份材料是阿根廷国内一家研究机构从事关于植物外源基因表达基础研究时使用的,不涉及任何与农业有关的利益。但是,该专家在申请进行实验研究时没有提供必要的进口数据(进口授权,许可数量,原产国等信息)。经询问,得知他在进入阿根廷时没有履行种子进口清关手续,违反了SENASA负责实施的卫生检疫规定(SPS);同时,也没有获得CONABIA授予的转基因生物进口许可证。根据阿根廷SPS规则的规定,如果烟草种子的种植不会引入奇异害虫,人们可以从美国进口该品种。于是,该研究员遂向SENASA申请弥补清关手续,SENASA也给予了他植物清关许可。然而,在该申请送至CONABIA审查时,CONABIA并没有按照常规的做法补发释放许可证,而是提出如下要求:ⅰ)INASE监管人员立即密封该材料,并由他们看管;ⅱ)提交一份研究者原单位提供的关于该转基因材料安全性及生物控制措施的报告;ⅲ)对该种子种植区的试验设备进行全面检测。

阿根廷政府对这种并未产生任何生物安全风险的行为作出如此强烈的反映,主要目的在于杀一儆百,防止任何转基因生物安全风险的发生。当然,当时该行为的作出也有一定的政治考量:向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反对者声明——此类转基因作物产业化违法事件仅仅是个案,并非普遍存在的。阿根廷政府当局要防止反对者以此类违法事件普遍存在为借口攻击政府的相关政策和决议。但是,即便如此,对这样一种轻微的违法行为作出如此严格的要求,亦足见其转基因生物安全法律体系执行之严格。

三、阿根廷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的特点评析

(一)分散监管,协调运作的监管模式

监管模式是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的重要内容,它是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运行机制得以建立的重要条件。不同的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监管模式将产生不同的监管效果。各个国家和地区由于转基因生物技术发展和产业化程度的差异,以及政治结构、文化传统的不同,往往采取不同的监管模式。在监管体制上,主要存在集中监管模式、协调监管模式和综合监管模式三类。集中监管模式的主要特点是通过设立专门的监管机构对转基因作物产业化问题进行集中监管,强调监管权力与职责的集中性,以澳大利亚等国为典型;所谓协调监管,是指没有专门成立的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监管机构,而是通过立法将转基因作物产业化过程中可能出现问题的程序纳入到传统法律监管体系之中的管理模式,日本即属此类;而综合监管模式则由新设的专门监管机构和传统的监管机构共同参与,以欧盟为典型。阿根廷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是借助于生物安全的法律框架而形成的,在整个公法管理的法律监管体系中较少提及“转基因作物产业化”这一概念,但我们可以从生物安全监管的相关规定中进行推理和准用。通过上面的分析可知,阿根廷属于协调监管模式一类,即通过立法扩大传统监管机构的职权范围,但并未成立专门的监管机构。然而,虽然是分散监管,各个机构具有明确的分工,但在具体实施中各机构也强调协作,共同完成对转基因生物安全的监管,促进转基因作物产业化进入良性发展轨道。

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法律监管涉及点多、线长、面广,需要多个机构共同参与,监管主体的协调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监管绩效。在阿根廷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中,CONABIASENASAINASEDNMACONBYSA等五个机构根据各自的职责与分工,对转基因作物产业化实行分阶段管理,即在转基因作物的实验研究阶段、环境释放阶段、生产性试验阶段和产业化生产阶段采取不同的监管措施。从实践运行来看,各监管主体组织结构健全、权责划分明确、分工得当、协调适度,保证了阿根廷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的有效运行。

(二)借鉴吸收发达国家法律的监管制度

法律移植是指“特定国家(或地区)的某种法律规制或制度移植到其他国家(或地区)”[3]K·M·诺尔认为:“法律和法律制度是人类观念形态,正如其他观念一样,不能够被禁锢在国界之内。他们被移植和传播,或者按照接受者的观点来说,它们被引进和接受。”[4]法律移植有其存在的必然性和和必要性:社会发展和法律发展的不平衡性决定了法律移植的必然性,而市场经济的客观规律和根本特征决定了法律移植的必要性[5]。移植是阿根廷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不断发展和完善的重要途径。为了适应转基因生物技术进步、转基因产品国际贸易发展、国际转基因生物安全以及经济技术合作的内在需要,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阿根廷政府立法机构及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相关部门就开始认真研究、比较借鉴各发达国家和南美洲某些发展中国家有关转基因生物安全及产业化的国内立法和国际生物安全、贸易规制机制的成熟技术和先进理念,并大胆引进,在此基础上制定和不断完善转基因生物安全及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相关法律法规,使其转基因作物产业化法律监管体系较早地跨入了世界先进行列,促进了本国生物技术产业的发展。阿根廷借鉴吸收其他国家或国际立法经验的主要做法包括:1996年,阿根廷与英国政府召开协调会议,制定了转基因生物安全监督的共同准则;1999年,阿根廷与美国和加拿大进行协商,对与会各国的生物安全体系进行分析,之后建立了转基因作物生产性试验和产业化释放的批准准则和程序;20009月,美国、加拿大与阿根廷又一次召开会议,商讨建立分支生物学数据库及转基因生物安全环境风险评估的共同准则。在具体立法方面,阿根廷转基因植物释放安全准则(SAGPyA1997)和转基因微生物安全准则(SAGPyA1992)都是在借鉴美国和英国的管理规则和实践经验基础上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制定的;同时,关于与食品和饲料安全有关的审批准则——SAGPyA51198号决议及其两个附件,也是建立在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卫生组织(WHO1996年文件提出的实质等同概念以及发达国家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报告中的有关规定制定的。

(三)注重对申请人机密资料保护的监管运行

所谓机密资料,是指不为一般科研单位或公众所知悉、能为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申请人带来经济利益的技术信息。在申请环境释放和产业化生产的过程中,阿根廷非常注重对申请者机密资料(Confidential Business Information)的保护。在具体的申请过程中,阿根廷相关法律法规赋予申请者如下权利:指定哪些资料为机密资料,但须根据要求说明理由,且申请人的名称和地址、关于转基因作物的一般性说明、风险评估报告及摘要、应急方法和计划等不得视为机密资料;在具体实施审查时,申请人可以派一名代表参加,对申请书的相关内容进行阐述和说明;若审查认为申请人指定的机密资料不符合机密资料的构成条件,申请人有权补充资料,与审查员进行协商并说明理由;同时,对于包含机密资料的申请,申请人只须向INASE提交一份完整的申请副本以及二十份已将机密资料删除的副本;并且,该申请必须由CONABIA批准指定的、与被申请人及申请事项不存在利益瓜葛的人员进行审查。在审查前,所有参与审查的人员都必须签订一份保密协议书。审查结束后,INASE将审查意见书和申请书副本一并提交给CONABIA全体委员会审议。

(四)鼓励公众参与监管程序

所谓公众参与,是指“公民有目的的参与和政府管理相关的一系列活动” [6]。公众对于转基因产品的认知状况对转基因作物的产业化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一方面,公众对转基因产品的认知直接影响他们的购买意愿。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消费需求开始从低层次向高层级转变,反映在食品消费领域,是人们越来越重视食品的质量安全和营养价值。然而,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很有可能导致人们对转基因食品消费需求的下降或不消费,从而阻碍转基因作物的产业化,最终影响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另一方面,公众的态度将对政府的决策产生影响。作为议会制国家,阿根廷政府的许多事项都是由公众投票来决定的,议员对选民负责,普通民众对转基因作物及其产品的无知必然导致他们用脚投票,进而阻碍转基因生物技术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

虽然公众目前对转基因生物技术和产品的认知程度还处在比较低的阶段——人们更多地是关注高失业率、低工资、生态环境的恶化、贫困、政治腐败等问题,然而,阿根廷政府通过媒体披露、公众讨论等多种形式,让立法机构、政府决策机构以及各种社会中间层组织等利益集团和代表积极参与其中,从而对转基因作物产业化过程中的信息进行充分沟通,具体做法有:在全国性报纸和电视上定期发布面向普通公众的生物技术及产品信息;组织召开各种类型的转基因会议,与各行各业的人群(包括工人、农民、在校学生等)讨论转基因作物和食品的问题;转基因生物安全监督检查机构的官员、相关科学家、国际组织的代表等共同参与公众信息宣传活动;营运专业性生物安全网站,及时向公众发布国内外转基因生物信息,包括政府文件、统计数据、总结报告和新闻报道等,做到信息及时公开、透明。此外,阿根廷政府引导越来越多的公众参与到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审批和决策过程,提出意见或进行监督。例如,1999年成立的SENASA生物技术咨询委员会(TAC)越来越多地吸引普通公众加入他们的队伍,在现在为止,里面有将近一半的成员是消费者、农民或行业组织的代表,他们在该委员会审查相关申请时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提出意见和质询,反映普通公众的态度和意见,大大提高了审查报告及决策的科学性和可接受性。

 

参考文献

[1] Clive James.BRIFE 41,Global Status of Commercialized BiotechGM Crops:2009[M].The 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the Acquisition of Agri-biotech Applications(ISAAA).2009.

[2] Moisés Burachik,Patricia L. Traynor. Analysis of a National Biosafety System:Regulatory Policies and Procedures in Argentina. ISNAR Country Report 63, April 2002.

[3] 沈宗灵.论法律移植和比较法学[J] .外国法评论,1995(1)1.

[4] [] K·M·诺尔著,李立强、李启欣译.法律移植与1930年前中国对德国法的接受[J].比较法研究,19982):55.

[5] 高其才.法理学[M]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235.

[6] Mary Grisez kweit & Robert W. Kweit, IMPLEMENTING, CITIZEN PARTICIPATION IN A BUREAUCRATTC SOCI-ETY: A CONTINGENCY APPROACH 31(1981); Stuart Langton, What is Citizen Participation? CITIZEN PARTICIPATION IN AMERICA 13, 13 (Stuart Langton ed.,1978).

 

本文发表于《岭南学刊》2010年第6期  作者:周锦培  刘旭霞


>>更多